夜凉烛冷泪阑干,最是相思难言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请点开置顶阅读

手速跟不上脑洞型写手

谢谢喜欢,请勿转载

一句话说理想赤花症

以爱意为土壤,生命为养分,肆意生长,绽放之时吟唱绝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去年十二月,我把别处的点文《无解》搬了过来。

二改赤花症,当时改得还挺开心的。

现在看看,我都写了什么玩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被选中之人啊,能否在钟响之前到达生的码头,乘上彼方恨意之舟,渡过流逝的时间之河。

你听,呼啸而过的,是爱人的悲鸣啊。

 

个人简介1.0

#日后会改动
#之前有个小饼干建议我不要把坑的文清单当置顶,会给人一种我这博莫得意思的感觉【挠头】

————【个人回合】————
本体cn逆时幻梦,写文/摸鱼。暴躁老哥、佛系青年和鸡汤大妈随时切。日常怀疑人生。

🙏圈多,到处送小红心小蓝手,慎fo🙏。
主:凹凸、某风评极差手游
墙头跑特别多,想到就列不分先后:王者、阴阳师、p5、兄坑、恋与、一些老国产动画(大概04-08年的)、姜饼人(只看同人图)……【没屁放了我想起来再补,是真的多orz】

🙏👇👇👇👇🙏
👉混邪杂食👈,洁癖党慎fo🙏。
🙏👆👆👆👆🙏

————【博客回合】————
👉各博不互串👈...

 

深夜失智发言

雷安这对a爆的cp的精髓有二

一是正剧向,管他什么paro两个人设定OK性格踩点剧情起承转合跌宕起伏最后一个顺水推舟的he/be/oe

二是打架,嗯,神仙打架妖精打架夫夫床头打架床尾和【不你不是这样说的】

 

关于在做的一个活动【假的宣传】

拉了一些亲友准备了一个雷安快穿联文,算是干点自己一直都想干的事吧【挠头】
感谢美丽季离陪我一起搞这个玩意,虽然我开始只想跟她一起互催写个俩人的联文,可是谁让我作死说写快穿呢【猛男落泪】
算上原作共十一个世界。开头结尾被一个金肝选手承包了,我感动地试图摸摸她的肝同时递上了养肝茶。
最后结局是HE,但是中间的十个世界里有三个BE。
无刀不雷安x
跟季离敲设定敲得很开心。两个安吹女孩同时发出了雷安结婚的声音x
不过这个联文工程量真的好大……每个人要写一个世界啊……应该能玩一年?
好了我滚去睡觉

 

【雷安】鬼谈/1-4

#不压屯文了压不动了反正复健也爽够了后续看我心情
#双鬼魂pa,我流天师设定,含原创cp且目前戏份多
#详细设定统一在完结后放出,感兴趣可以试试猜看看【虽然我感觉很好猜吧】
#共计约2.2w,祝愉

一/接个机报个到登个记

  正午,机场。
  少女翘着一双长腿坐在靠椅上,指尖飞动回复接连不断出现的消息。
  “老女人,大中午的你出来就算了,带上我干什么?我告你虐待劳动力啊!”
  空气中隐约能看出有个模糊的人形,极不满地叉着腰。然而过往的旅客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或者注意到他。
  少女掏掏耳朵,一撇嘴道:“你尽管去告,天师协会的人没马上把你逮去超度算我输。也不想想是谁帮你在人间停了这么久。陪我过来接个...

 

关于《安迷修你为什么不会开花》(暂定名很可能改)的一些设定

做一只快乐复健高三狗x
《安树》还是文画反转那会的西幻脑洞了,一张意念涂鸦最后成功被拓展成了一个世界。
所以我不敢填坑啊x

还是老话请不要随便拿走。原创不易。
好了说重点。话比较直白,意思懂就好。

——想要进入这片最后的土地,先成为最后的那一个吧。
>安迷修是这森林里最老的,是棵生命树,但年代久远没人问自己都忘了,也就两千多岁了而已。每季会结一些果子,一般每年会拿几个出去卖换些人类的货币。本树并不知道自己的果子在外边是制作永生剂的原料。
本体扎根在森林中央,平时会以树枝作分身化人形走动。是大家长一样的存在。
>雷狮据安迷修目测也就四五岁,是个狼人。侥幸从灭族惨案里活下来却因为意识模糊从断崖...

 

安迷修在灯塔里安静地等待了三天又五个小时四十七分钟,第四十八分钟他意识恍惚间听见了天籁——灯塔里那部老旧的转盘电话机一来电就会尖嚣地叫喊。
他拿起笨重的听筒,想问问妈妈情况怎么样、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以及什么时候自己能去医院看他们。但是电话那头的人比他更快——
“出事了。”
还未散开的乌云里似乎又闪过一道亮光,是否是下一场暴风雨的预兆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要是把《海潮》写出来了也只透这一点。
实名仰望霍哥了,别人的初中生涯和我的初中生涯。
曾经我也梦想星辰大海,睁眼却依旧手执马鞭。

 

【雷安】扑火

“我来自深渊,宣誓至死忠于照亮世界唯一的光,为实现您的心愿付出一切。”

彼时还是个孩子的雷狮不懂,从他影子里突然冒出的这个家伙的存在于他有什么特别含义。但他对此没太大兴趣,他对那人刚才说的话兴趣更浓一下。

“你是说……你可以帮我实现愿望?”

“凡是我所能做到的。”

雷狮歪了下头,他发现这个人的眼睛里没有光,有些灰蒙蒙的像是落了尘。“你都看不见还能帮我实现愿望?”

棕发青年沉默片刻,右脚向后滑了半步单膝跪下,两颗无光的宝石正对着雷狮的双眼。

“我看见的世界里,除了你,都是黑色的。你是照亮我世界唯一的光——不过现在还没有罢了。”

雷狮皱了下眉,这人说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,还什么唯一的光...

 

© 冷烛泪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